在上亿年的进化过程中, 人类曾两次失去尾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文

在上亿年的进化过程中, 人类曾两次失去尾巴
人类似乎不能留住尾巴,新的研究发现人类早期的祖先不只一次失去了尾巴,而是两次。

这项发表于《当代生物学》(Current Biology)杂志上的新发现,不仅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人类没有一条能摇摆的尾巴,而且还揭示了为什么人类都有尾椎骨,以及在胎儿初期时长有尾巴,然后在发育过程中逐渐退化。

肉质尾巴可追溯到最早的脊椎动物祖先,而在胎儿早期中也能看到,所以很难完全摆脱它们而不造成其他问题。因此,人类不得不抑制生尾的基因,留下一条隐藏于深处的退化尾巴,就像鲸鱼的后腿一样。
在上亿年的进化过程中, 人类曾两次失去尾巴
Aetheretmon鱼化石

这种神秘的退化尾巴的起源可追溯到鱼类祖先。在这项研究中,宾夕法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地球和环境科学系的助理教授Lauren Sallan分析了3.5亿年前Aetheretmon鱼化石的幼体。这种有颌鱼类是今天陆地动物的祖先,它们身上长着一条有鳞的肉质尾巴和一条柔软的尾鳍,两条相互上下挨着。

研究人员发现这些结构是完全独立的。通过比较Aetheretmon和活鱼的幼体,Sallan发现这两条“尾巴”开始时是一条位于另一条之上,然后各自成长。这个发现推翻了至少两个世纪的科学认识,此前一直认为现代成年鱼的尾鳍只是简单地加到其祖先(也是陆地动物的祖先)尾巴的末端。

这种断开关系意味着两条尾巴走上了各自的进化道路。鱼退去了肉质尾巴,留下了更灵活的尾鳍以提高它们的游水能力。
在上亿年的进化过程中, 人类曾两次失去尾巴
最前面的那条鱼就是Aetheretmon,其尾巴与尾鳍是两个独立的结构

后来有些鱼类进化成半水生动物,然后逐渐演变成陆生动物,它们失去了灵活的尾鳍但保留下了肉质尾巴,随着时间的推移,就成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狗、猫、牛和许多其他动物的尾巴。对犬类的研究表明,尾巴可用于视觉交流、拍走飞行昆虫和其他功能。

包括人类祖先在内的成年类人猿则进一步退化了尾巴,失去仅存的骨质尾巴能更好地进行直立运动。就像鱼一样,残留的胚胎骨质尾巴隐藏在我们的后背之中——即尾椎骨,在人类胎儿发育过程中会被抑制生长,否则尾巴就会其像手或腿一样长出来。因此,人类和鱼的胚胎有着相同的控制尾巴形成的机制。

虽然没有很好的早期类人猿的化石记录,但是由于类人猿没有尾巴,研究人员认为,我们的灵长类动物的祖先在他们开始用双脚行走时失去了尾巴。事实上,经常用双脚行走的猴子具有发育不良的尾巴,这能进一步证明尾巴会妨碍直立行走。

摘自---怪谈奇闻

weinxin
我的微信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